往事>乔石和中联部

《中国新闻周刊》

编辑部稿件推送平台

乔石和中联部



来源:中国新闻周刊 作者/吴兴唐 2014-05-28 15:08:27 版权声明


乔石的业务很强,做的卡片非常细致,除直接涉及业务的之外,马恩列斯和毛泽东的著作,也都摘抄整理成卡片,而且字写得很好。记得听乔石说过,他要一直保持低调,不说大话,不说空话,不说过头话,不走极端。

分享到:

  不要再搞论战

  从80年代末开始,苏联和东欧发生剧变,苏联解体,苏共解散。对此,中联部积极向中央提出政策建议,中央政治局也要中联部提出分析报告。

  90年代初的一天,晚上8点多钟,郁文给我打电话说:“老乔请你来一趟。”

  乔石要我就苏东剧变及我们应采取的立场这个问题谈一谈。我介绍了我所知的一些主要观点,也谈了自己的看法。我说:“有不少人,特别是一些老干部来信说,对苏共解散十分气愤,要求我们党公开批判戈尔巴乔夫,批判社会党,坚决反对美国的‘和平演变’。”

  乔石说:“苏联剧变有很复杂的原因,有内因和外因,但内因是主要的。有帝国主义推行‘和平演变’的因素,但我看主要是苏联内部的原因。我们可以在内部批判戈尔巴乔夫,但不要公开点名。我在一次会议上建议不要点名批判,否则就是再搞公开论战了,论战会引起很多麻烦,我们要吸取过去的教训。主要是要把自己的事情办好。我们的改革开放政策要继续下去。对外无论发生什么变化,国家关系还是要坚持和平共处五项原则。”

  最后,他说,今天只是交换看法,不要外传。

  1993年夏,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江泽民会见外宾。会见前我陪中联部领导做例行汇报,江泽民告诉我们:“你们的材料,我和政治局的同志都看了,很好。再也不能搞论战,搞政治运动了,否则就要亡党亡国。”

  我的良师益友郁文去了

  1999年春,在乔石卸任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长职务一年之后,我到他家拜访了他。

  乔石说:“我现在是‘无官一身轻’,只参加一些礼仪性活动。闲来写写字,听听音乐,散散步,同家人多接触。但我多年来养成一个习惯,就是脑子里不断地思考一些问题。”

  他告诉我,自己想研究党史。我问,是否想写一本党史。他说:“这是不可能,也是做不到的。过去毛主席想自己写本党史,后来又请董老写党史,都没有做成。”

  他还告诉我:“我有一个不成熟的想法,就是从马克思到列宁再到毛泽东,他们都是伟大的革命领袖,但他们对革命往往带有一点理想主义色彩,总想很快把革命搞成,却往往并不符合实际情况。还是要准确地研究世界,研究当代资本主义和当代社会主义的发展。过去中联部在这方面做了许多工作。”

  接着,他又回忆起在中联部时的情况。他说:“那时在中联部,工作虽很辛苦,生活也清苦,但很单纯,同志间关系也很单纯。你记得吗?那时住在中联部大院内,每天天蒙蒙亮,大家走出大门在河边跑步,总有百来人。我和老吴(指吴学谦)也每天相约加入这个队伍。现在想起来还是挺有意思的。”

  2011年9月,我应郁文之邀,参加了乔石文集编辑组。2012年6月,《乔石谈民主与法制》一书出版发行。此后,编辑组又开始筹备乔石的第二本著作,内容是关于“改革和发展”的。

  2013年1月上旬的一天,郁文和我们编辑组成员一起吃饭。那天她很高兴,谈笑风生。

  没想到,十几天之后,我突然接到编辑组组长陈群的电话,说郁文已病危住进医院。更没想到,又过了几天,就接到噩耗。1月28日,她在医院去世,享年87岁。

  很长时间,我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。在我的一生中,我一直视她为对我的人生影响最大的良师益友。更让我感佩的是,相识近半个世纪,不管地位如何变化,她待人始终如一。★

  (作者系中联部研究室前主任、当代世界研究中心研究员)


编辑:仇广宇